<acronym id='xl22t'><em id='xl22t'></em><td id='xl22t'><div id='xl22t'></div></td></acronym><address id='xl22t'><big id='xl22t'><big id='xl22t'></big><legend id='xl22t'></legend></big></address>
<span id='xl22t'></span>

<code id='xl22t'><strong id='xl22t'></strong></code>
    1. <i id='xl22t'><div id='xl22t'><ins id='xl22t'></ins></div></i>

      1. <fieldset id='xl22t'></fieldset>

        1. <tr id='xl22t'><strong id='xl22t'></strong><small id='xl22t'></small><button id='xl22t'></button><li id='xl22t'><noscript id='xl22t'><big id='xl22t'></big><dt id='xl22t'></dt></noscript></li></tr><ol id='xl22t'><table id='xl22t'><blockquote id='xl22t'><tbody id='xl22t'></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xl22t'></u><kbd id='xl22t'><kbd id='xl22t'></kbd></kbd>
        2. <i id='xl22t'></i>

          <ins id='xl22t'></ins>
        3. <dl id='xl22t'></dl>

          #如何評價《讓子彈飛》#如何評價電影《讓子彈飛》,看完有什麼感受

          • 时间:
          • 浏览:9

          #如何評價《讓子彈飛》#

          沒看電影《讓子彈飛》前,覺得這個片名隱約透著點浪漫味道,等看完片子,痛感《讓子彈飛》名字起的真血腥、真暴力,整部片子,子彈飛過的次數不勝枚數,迸濺的血點多如繁星,擊碎的人頭幾十顆,轟斃的性命幾百條,薑文是把港片中的兇殺片、黑幫片、警匪片集大成瞭。簡直與電影宣傳中所忽悠的中國西部片概念八竿子打不著。杜撰的鵝城在西部嗎,普遍幹旱的西部縣城愛養鵝嗎,片中一些很惡心或恐怖的橋段,如像踢足球一樣爆踢賣涼粉的小販、老六自己剖腹取涼粉、鴻門宴邊飲酒邊鬥嘴邊殺人等,讓人想起1993年黃秋生主演的血腥港片《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

          打人、殺人、奸淫,毫無底線,毫無惻隱之心。一群變態狂,這些變態狂,落到黃四郎傢丁身上時,即被醜化為殘暴的惡勢力,點燃觀眾心頭的仇恨火苗;當落到麻匪身上時,即被為美化為豪邁的英雄氣概,慫恿觀眾去激賞。 當代的中國電影、中國社會嚴重缺乏陽剛氣。這個電影倒是十足陽剛、威武,卻建立在昆汀暴力美學基礎之上。這要是擱西方,夠劃什麼片,按薑文的本意,他想講一個復仇的俠客幡然悔悟、除暴安良的英雄故事,同時借古諷今,把拜金主義等等狠狠地挖苦、陰損一番。

          呵呵,他還真埋伏瞭一句很敢的潛臺詞,那就是“政客不如土匪”。 但是,在講述過程中,薑文把陰謀、暴力、無恥、復仇、機會主義、實用主義、正義、狹義、英雄主義等等統統歌頌瞭。這真是個價值觀的大雜燴,你搞不清薑文最根本的主張、立場到底在哪裡。也許,薑文自己既不知道,也無意識。但與此同時,薑文也做出瞭一個特殊貢獻,即在他追求借“古”(北洋軍閥時期)諷今時,無意中對當今中國社會混亂的主流價值觀做瞭一次精彩的大巡展。

          無論薑文扮演的正方張麻子還是周潤發扮演的反方黃四郎都是大獨裁者。影片的英雄主義主要體現於以張麻子為核心的眾麻匪身上。獨裁與英雄主義二位一體。 黃四郎陰險、毒辣,代表正義的張麻子不僅不遜色,而且更勝一籌。最終戰勝黃四郎陰謀的是張麻子的陰謀,戰勝黃四郎暴力的是張麻子的暴力。因此按薑文的邏輯,正義戰勝邪惡,要靠陰謀和暴力。在片尾大結局時,黃四郎對張麻子說,你贏瞭,你的權謀勝於我,贏得瞭我五世傢業,我認瞭,可見,梟雄黃四郎認的是陰謀和暴力。

          古老中國的陰謀太昌盛,陰謀、權術往往被視為智,不視為惡。這股承襲瞭幾千年的陰唳之氣,停滯於當代,像雷峰塔鎮住白娘子一樣,悶住瞭中國的陽剛之氣。《讓子彈飛》也是貓論的勝利,它是貓論在中國文藝界取得的最新碩果。隻要目的正確,便可以不擇手段,果真是這樣的嗎,從倫理哲學的角度看,手段惡,即便目的善,最終也會導致實現的結果演變為新惡。保住善果的前提是目的和手段均要善。如果張麻子在消滅瞭黃四郎的傢產之後,沒有瀟灑地去雲遊四方,而是轉念留在鵝城做起新一茬兒“太歲爺”來瞭怎麼辦。

          另外,當張麻子離開、黃四郎死亡之後,鵝城留下的權力、財富與暴力真空會不會由鵝城的兩大戶取而代之、迅速填補,使得鵝城百姓重新回到忍氣吞聲、暗無天日的生活中去呢?再一則,掌權的政府難道不會新派出另一位買官的“馬幫德”來“治理”鵝城嗎,把公平、正義寄托於某人一時一刻的道德偏好上,靠譜嗎,在這個電影裡,薑文讓觀眾看到瞭他嫻熟的電影語言,洗練的鏡頭、奔騰的節奏、飽滿的張力、通俗的故事、鮮明的人物、幽默的對白,但是這一切的才氣,都敗在瞭混亂的價值觀上。這不是薑文一個人的失敗,是中國文化在當代的失敗。

          欲瞭解[#如何評價《讓子彈飛》#如何評價電影《讓子彈飛》,看完有什麼感受]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娛樂八卦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影視新聞。